锋尚煜景

王雪晨谈景观照明舞台化

【概要描述】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广州亚运会、2014年APEC峰会、2016年杭州G20……无论是体育盛会还是国际经济峰会,在国人心中流传下来的更多是关于“文化”的印象。在经济稳步发展、生活品质提高后,人们对精神文化的渴求滋养了“文化旅游”产业,照明作为文旅产业的一部分,也刮起了一股风潮。我们试图用“文旅灯光”来定义这一风潮,但北京锋尚世纪景观事业部总监王雪晨却认为现在还没有十分明确的定义。  正

王雪晨谈景观照明舞台化

【概要描述】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广州亚运会、2014年APEC峰会、2016年杭州G20……无论是体育盛会还是国际经济峰会,在国人心中流传下来的更多是关于“文化”的印象。在经济稳步发展、生活品质提高后,人们对精神文化的渴求滋养了“文化旅游”产业,照明作为文旅产业的一部分,也刮起了一股风潮。我们试图用“文旅灯光”来定义这一风潮,但北京锋尚世纪景观事业部总监王雪晨却认为现在还没有十分明确的定义。  正

  • 分类:媒体聚焦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04-14 16:23
  • 访问量:
详情

  2008 年北京奥运会、2010 年广州亚运会、2014 年 APEC 峰会、2016 年杭州 G20……无论是体育盛会还是国际经济峰会,在国人心中流传下来的更多是关于“文化”的印象。在经济稳步发展、生活品质提高后,人们对精神文化的渴求滋养了“文化旅游”产业,照明作为文旅产业的一部分,也刮起了一股风潮。我们试图用“文旅灯光”来定义这一风潮,但北京锋尚世纪景观事业部总监王雪晨却认为现在还没有十分明确的定义。

  正如大部分正处在变化、发展中的事物或现象一样,当我们没办法一下子给出精准的定义时,则会尽可能以已知的事物去加以描述。《黄帝内经》对于事物发生、发展的规律是这样论述的:“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也就是说,新事物产生,是“化”的过程;旧事物发展到盛极的过程,是“变”的过程。经过两千多年的演变,二者的界限渐渐模糊,“化”字成了时髦热词,常用于描述某种变化中的现象或趋势。

北京锋尚煜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这样考究起来,用“景观照明舞台化”这样的词也许还算是恰如其分。所以,我们姑且用它来代指这种趋势——越来越多舞台灯光的理念、手段、灯具等被应用到景观照明中,衍生出包括多媒体实景演出、灯光秀、主题公园、宗教 / 神话传说主题旅游等在内的文化旅游灯光项目。“变”与“化”相生相随,未来还有更多的可能性,还有更多的想象和发展空间。我们观察,我们分析,我们探讨,我们研究,以更好地构想和设计未来。

北京锋尚煜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什么时候从景观照明转到舞台灯光领域的?当时是怎样考虑的?

  王雪晨:2010 年的时候,我做照明设计也有八九年的时间了。因为我是做纯设计的,思考的都是设计的事情,当时觉得专业上遇到一些瓶颈,总感觉灯光还有更大的空间,所以迫切想要接触到一些新的内容、新的知识、新的领域。看到像奥运会那样的灯光,感觉可以用到景观领域里来,我就开始寻找这样的团队,后来就找到了现在的公司。

  ◆您有舞台的专业背景吗?

  王雪晨: 没有,所以后来发现有很多舞台知识需要去学习和增进。舞台的每一个手段放到景观领域来,从设计上来讲,都是一次创新,所以这两个领域的融合非常可贵。

北京锋尚煜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舞台灯光的特点是什么?

  王雪晨: 首先,舞台灯光不吝啬用颜色,比较追求色彩的饱和度。但一般来讲,每个色彩代表一个含义、一个语言,需要谨慎地用。另外,舞台灯光比较直接,而建筑照明比较含蓄,像投影表现的是纯粹的影像内容,表达主题很直接,而一些建筑照明是需要解读的,如果设计师不讲,受众有时候是难以理解的。

  ◆从含蓄变得直接,有没有落差感?

  王雪晨: 一点儿也没有,反而觉得这样更好。因为建筑照明设计师表达自己观点的空间非常小,无论怎样表达都是在表达建筑。我现在从事的事业,设计师的观点可以直接传递给受众,这是比较好的沟通体验。

北京锋尚煜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怎样定义您现在所做的项目?

  王雪晨: 很多人粗泛地称之为灯光秀,我觉得不准确。现在还没有明确的定义,我觉得这是一个充分的跨界,以景观为载体,但更多地依赖舞台的技术手段和设计理念,是介于纯舞台灯光和纯景观照明之间的新的灯光设计门类。

  ◆最开始有哪些有代表性的项目?

  王雪晨: 比如,我们承接的上海外滩跨年 3D 投影秀和上海中心的艺术灯光秀。在这以前是一片空白,很明显用常规的景观照明是满足不了的,做舞台灯光的又搞不清楚怎么把舞台的设备放到景观环境里,所以我们团队就起到了把这两个专业融合到一起的作用。

北京锋尚煜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舞台化的手段与景观照明的融合有哪些具体的表现形式?

  王雪晨: 分硬件、软件两个层面来讲吧。硬件上,舞台的设备不太注重灯具的紧凑性,不追求小巧或者光效,它追求的是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所以往往体积大,而且防护性能不高。要是把舞台设备放到室外环境来,就要解决IP等级,以及和建筑结构的融合等问题。

  软件上,建筑或景观照明表达的内容要依附于建筑或景观本身。而舞台灯光,比如投影,跟建筑至少是一种平行的状态,它要呈现的是城市的热点或文化,而不是建筑要表达的东西,建筑只是一个载体。

  ◆有哪些您觉得做得很好的“景观照明舞台化”的项目?

  王雪晨: 国外,像迪拜的哈利法塔灯光秀,毕竟高度摆在那,还是起到很震撼的效果。我们国内,像上海中心、珠海长隆都很有标志性。还有一个是延安的宝塔山红色旅游项目,我们在山体上做了一场秀,就是运用了舞台的技术和手段,以景观为载体呈现延安的文化和中国红色革命的历史。

北京锋尚煜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目前做文旅灯光项目的是景观照明设计师还是舞台灯光师比较多?

  王雪晨: 景观项目的体量大,很多景观照明设计公司开始逐渐涉猎这一方面,相反,舞台灯光的这波团队因为一直在艺术领域,可能会顾及不到景观领域,还有就是做舞台灯光的老师们有时候不愿意做一些市政的工程,反而景观行业的包容性比较好。

  ◆您觉得这种趋势对于照明行业会有什么影响?

  王雪晨: 基于我们现在整个市场环境,比如房地产整体没落以后,各地都在挖掘和打造自己的文化,做自己的旅游产品,以往的景观照明手段在这种形势下已经显得很匮乏了,是时候要进行一次升级了。这应该是一次很好的提升机会。

北京锋尚煜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会否担心光污染等问题?

  王雪晨: 是的,文旅灯光全面铺开之后,就会面临一些问题。很多不专业的团队已经开始从事这方面的业务了,根源还是一些项目的要求不高,甚至就是要求“炫”。把艺术灯光完全当成“秀”来做,是很危险的。

  ◆预估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王雪晨: 现在有些东西品味不高,但是不代表它以后不会变好,优胜劣汰是肯定的,但要基于整个市场的需求来看。如果市场还是需要高、中、低端各个层次的项目,那么低端的项目也能发展得很好;如果市场未来需要艺术灯光成为作品,并且越来越有品位,那低端的东西肯定是要淘汰掉的。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
/
/
王雪晨谈景观照明舞台化
锋尚煜景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锋尚煜景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锋尚文化

扫一扫

锋尚煜景官方抖音号

COPYRIGHT © 2021 北京锋尚煜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42911号 

营业执照编码:91110105MA00DP7B0W